海南周刊 | 收拾行囊赴征程

  收拾行囊赴征程

  文\海南日報記者 陳卓斌 周元

  沒有人能永遠年輕,但永遠有人正年輕著。

  6月6日上午,跨出校門后,海南師范大學歷史系畢業生宋健最后回望了一眼熟悉的母校,終于理解了這句話。樹木葉隙間散落的光影蓋在他的額發上,眼前是青春洋溢的學弟學妹,和畢業典禮落幕后的蕭索形成了強烈對比。

  宋健提著的小箱子里,相片、書信、畢業證……這些承載著4年青春記憶的物品被碼放整齊,裝進行囊,隨他奔往故鄉。“再見,珍重。”他對送別的老友說,也是對自己講。

  從“70后”到“80后”,再到如今的“90后”“00后”,一代代大學生畢業前,都繞不開“斷舍離”的話題。這當中,有忘不掉的“蒼蠅小館”,舍不下的情愫,也有各種珍貴的小物件。這一次,《海南周刊》就和讀者們分享不同年代的人在畢業時,都會選擇保留哪些東西,舍棄的物品又是如何處理的。

  “70后”

  記憶已泛黃,唯文字珍藏

王家專畢業時保留下的《椰聲倩影》。

  時光指針往前撥動,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。

  就讀于海南師范大學(原海南師范學院)、1995年畢業的中文系學生王家專離校時,帶走的是大量的文學書籍和校內的詩刊、報紙。雖然紙張泛黃,但印著的一個個鉛字,仍能把他帶回那個月下談詩、歌以詠志的年代。

  “在我們‘70后’上學時,詩歌是烙印在年輕人身上最鮮明的標簽之一。”王家專還記得,一進入學校,同學們的目光就被圖書館的藏書牢牢吸引住了,“白天下課,大家就一頭扎進圖書館,埋頭閱讀文學作品;晚上熄燈后,我們會打著手電筒,在被窩里反復品味海子、顧城那些充滿魅力的詩句。”

  1995年6月初,臨近畢業的王家專和同學們到海口桂林洋地區搞了一場篝火晚會。在那一晚,青年們把酒言歡,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,并在對方的畢業留言冊上寫下美好祝福和豪言壯語。“有位同學在我的本子上寫下:王家專,你未來一定會成為文學專家!雖然沒有實現這個夢想,但是這句話我一直記著,久久不能忘懷。”他說。

  那時候,同學們還在留言冊上寫下自己的呼機號碼,囑咐大家保持聯系。王家專笑道:“誰曾想,沒過兩年,呼機就被日新月異的科技浪潮拋下,這些呼機號碼變成了一串串再也用不上的數字。許多人再也見不到了。”

  隨著多次搬家,王家專已經找不到當年的畢業留言冊,但《椰聲倩影》仍是他始終帶在身邊的寶貝。書里囊括了《海南師院》報自創刊至1994年以來,刊登的所有學生作品,自己的署名詩歌《城市》也收錄其中。

  那個年代,人們的生活水平不高,被褥、口杯、衣服都是自家中帶來,畢業后又會帶回家鄉,或者一并打包帶去工作的城市。“按照慣例,我們還會給下一屆學弟留下一張涼席,并寫明,如果你需要,就留著用,這是學長給你們準備的開學禮物,也是我們留在這所學校的最后一個念想。”王家專說。

  “80后”

  跳蚤市場也是一種畢業儀式

2006年畢業時,胡蓉(左一)在跳蚤市場擺地攤。

  在海口工作的韓小雨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。從本科到博士,她記憶最深的就是本科畢業季。“我是2001年本科畢業的,那時電商、物流、通訊都不像現在這么發達。”韓小雨說,慢日子有慢日子的美好,當年的手機還比較稀罕,和家人、同學聯系時有要緊事就用電話卡到電話亭打電話,沒急事通常都是寫信,逢年過節、畢業時還會互贈紙質的賀卡。自己還有寫日記的習慣,所以到畢業時,她攢了一大堆的信件、賀卡、電話卡、日記本。

  “大學時也拍了很多照片,但不像現在存在手機里那么方便。那時都是用膠片相機拍攝并沖洗出來。為了防潮,我還把很多照片都過了塑。”韓小雨說,自己是班干部,班級獲得的獎狀、辦的班報都由她保管,所以這些承載著大學美好記憶的信件、賀卡、照片、日記本、班報等,成了畢業時她最舍不得丟的東西,一股腦打包帶回了海口,就算后來工作、結婚,搬了幾次家,她都好好地珍藏著。

  除了隨身托運、寄走的東西,畢業時的“斷舍離”還有一個有特色的去處——校園跳蚤市場。

  這一傳統從“60后”“70后”一屆屆畢業生中延續而來,韓小雨大二時就開始在畢業跳蚤市場上淘師兄師姐們留下的寶貝。“最主要是買書,專業書籍、課外書籍都有,兩三元一本,價格非常便宜。”韓小雨說,輪到自己畢業時,她自己也成了跳蚤市場的攤主。

  同為“80后”的銀行職員胡蓉對畢業跳蚤市場也有很深刻的印象。她至今還留著當時自己擺攤的照片。“我是2006年從西南師范大學畢業的。臨近畢業時,學生宿舍外的校道兩旁特別熱鬧,到處是畢業生擺的地攤,書籍、磁帶、二手衣服、生活用品、禮品擺件都有。自己當時也湊熱鬧擺了一個攤。”胡蓉說。

  “關鍵不在于賣多少錢,而是這種傳統讓人有一種畢業的儀式感,給自己的大學生涯畫上一個難忘的句號。”韓小雨說。

  “90后”

  通通“畢業寄”,輕裝返鄉

2019年6月,海師掛出的畢業標語。

  50公斤,這是宋健大學里購置書籍的總重量,這還沒算上其他的衣物、被褥等。

  不到5公斤,這是他畢業回家,帶上航班的小箱子和箱內物品的總重量。

  這當中的差值去哪兒了?答案寫在一張張快遞單里。“除了一些對我而言彌足珍貴的小物件,其他的衣物、書籍等物品,我都提前將其郵寄回家了。”宋健說,輕裝離校是當下的潮流,每到仲夏,畢業生們就會拎著大包小包走進快遞站,將大宗行李投遞而非“人肉”帶走。畢業季儼然已成為“畢業寄”。

  在海口多個高校快遞點走訪時,工作人員告訴海南日報記者,今年6月初的收件數量環比上漲30%至50%,其中又以大件郵寄品居多。宋健表示,臨到畢業時,快遞公司都會給出各自的投遞優惠價,再加上大家對投遞物品的物流時間沒有太高的要求,價格便宜、速度稍慢的平郵更受同學們歡迎。

  宋健也注意到,近年來,隨著二手閑置物品交易的互聯網APP(手機軟件)出現,過去學校里供畢業生售賣物品的跳蚤市場也逐漸消失了。海南日報記者下載并打開一個相關APP,發現里面有許多畢業生正售賣二手閑置物品,包括小電風扇、衣裳、化妝品、書籍等,標價在數元到數百元不等,還可以討價還價。

  宋健表示,除了售賣,畢業生也會選擇向熟悉的學生贈送物品,“比如,我的專業書籍、課堂筆記都轉送給了學弟學妹們,這和當年學長學姐們贈書給我們一樣,屬于一種傳承。”

  打開行囊,可以看見,宋健留下的除了在航班上消磨時間的兩卷書籍、陪伴了自己4年的醫藥箱,剩余的大多是相片和書信,“當中包括我進校軍訓、參加學生活動和籃球比賽時的留影,以及和朋友的往來書信,每一張相片、信紙都能夠讓我回憶起自己的青澀時光,對我而言彌足珍貴。”

  本版照片均由受訪者提供

責任編輯:吉訓偵

海南社會

社會民生包羅萬象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
彩票论坛福彩论坛体彩论坛